“睦邻守梦”副中心再续两村情

时间: 2022-07-31 14:04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广场向东30公里处,通州区的潞城镇有一片繁忙的工地,这里是建设中的北京行政副中心。

  早在6个多月前,这里还是一片相连的村庄。为支持行政副中心建设,乡亲们响应政府号召,搬离了村庄,在等待安置上楼走进新家园的日子里,他们走向四面八方,周转到邻村,成了“寄居一族”,融入了别样的生活。其中,郝家府村的30多户村民,不约而同地在距工地1.8公里外的杨坨村落了脚。

  机缘巧合的是,早在4年前,杨坨村就地整村改造时,许多村民所寄居的恰恰就是郝家府村。副中心的建设让这两个村再续前缘。你来我往之中,他们守望相助,郝家府、杨坨的村民亲如一家人;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凡日子里,每天上演着许许多多精彩动人的故事。花开满枝,各表一朵。今天记者所讲述的老郝和老陶、小郝和小陶的故事,只是他们睦邻守梦的一个精彩片段。

  昨天中午,刚吃罢午饭,杨坨村村民老陶,把饭碗一推,迫不及待地向紫运南里小区棋牌室一路小跑。他惦记的是找棋友老郝“杀”上几个回合。前天,老陶和老郝连杀十几个回合,老陶输多赢少,想扳回来几盘。

  老陶名叫陶海荣,整村改造后,老陶如今已住进了楼房,他所在的杨坨村,如今有了一个时尚的名字:紫运南里小区。

  跑进棋牌室,没见到老郝,老陶有些失落。正在棋牌室的郝家府村民穆士明告诉老陶:“老郝上医院了,不过没大事儿。”听到这个消息,老陶的脸色儿变了,表情里透着慌张和牵挂。老穆也是个棋迷,这哥儿俩临时捉对厮杀起来:“我当头炮!”“我屏风马!”“啪、啪、啪”清脆的落子声,引来了村民围观。

  眼前的对手虽是老穆,老陶的话题却总往老郝身上转,聊起了他俩从相识到成为好友的故事。

  “老郝叫郝文方。4年前,杨坨村搬迁,由于和郝家府相距3里多地,杨坨村的许多村民搬到了俺们郝家府居住。搬来前,我和老郝并不认识。后来,我俩从点头之交,发展成了棋友,越走越近。”聊起老郝,老陶告诉记者,他在郝家府住了两年多时间,两个村好多原本不认识的村民都走得越来越近。一年多前,杨坨村的新社区建好了,老陶搬进了紫运南里小区。

  “搬回村后,我和老郝见面的机会就少了,一起下棋斗嘴的日子也渐渐成了回忆。”陶海荣话锋一转,“真是巧!没想到老天爷给了我们这么大一个惊喜,郝家府村搬迁,30多户村民周转到了杨坨村。俩村村民一见,大都是老相识。”

  “这就是咱平时常说的‘缘分’。我们哥儿俩有缘,郝家府、杨坨也有缘。”陶海荣说,从相识到分别,再到重逢,因为有着共同的业余爱好和话题,老郝和老陶从棋友已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。正是因为如此,老郝的儿子小郝和老陶的儿子小陶,也成了好伙伴,走得比老郝、老陶还近。

  小郝和小陶这俩小伙子,和大部分农村的年轻人一样,外出务工。随着杨坨村的整村改造搬迁上楼,以及行政副中心的建设、郝家府村的搬迁,小郝和小陶各自产生了创业的想法。在老郝和老陶的撮合下,小郝和小陶也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。因为有着共同的创业梦想和对未来的憧憬,他们成了合伙人。

  “眼瞅着通州发展的步伐越来越快,聚集的人气儿越来越旺,周边一些传统的小吃、大运河文化等,将来可能都是很好的卖点。作为年轻人,我们不能错过这个机会。”小郝边说边掏出手机,打开微信,介绍起了他和小陶在微信里关于合伙创业开网店的聊天记录。

  “目前,我刚注册了一个微商,想在微信上‘趟趟水’,等成熟了,我和小陶一起开网店。”小郝说,为了这事儿,他和小陶没少费心,从走访周围的特色小吃,到策划周边的游览路线,这小哥儿俩都亲力亲为,找到了他们共同发展的目标。

  小陶和小郝这边对未来联手做一番事业,一股子干劲;那边老郝和老陶之间围绕未来的生活也越聊越开心。

  记者见过老郝。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,老郝说在杨坨村周转居住半年来,最让他兴奋的一个日子是去年9月8日。这天,老郝和同村人被请进了通州区潞城镇棚改项目指挥部——选房。除了郝家府村,当天一同选房的有6个村。

  “选房那天,我真像‘刘姥姥进了大观园’。一栋栋气派时尚的高楼模型,小区里的园林绿化和四通八达的道路,让我有些眼花缭乱。”老郝说,就是在那一天,陪同老郝一起选房的老陶告诉他,这叫沙盘。这沙盘,浓缩的是乡亲们未来的新家园。

  选了房,心里更踏实了。老郝在和老陶在交谈中,经常提及未来上楼的生活,是好奇,更是憧憬。

  “咱们都是沾了副中心的光,好日子还在后头呢!”老陶说,这是他和老郝最常说的一句话,“搬迁上楼后,改变的不仅仅是居住生活环境,就业、教育、医疗、养老等等,农村人都会不断向城里人看齐。自从我们村‘转居’后,医药费报销能到80%了,养老金也高了……这日子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。”

  “不下了!”越说越起劲的老陶把棋盘一推,“我得看看老哥们儿去!”边说边奔出了棋牌室……